孝感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道尊战魂 940.第九百三十八章 巫族的变化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9:15:41 编辑:笔名

道尊战魂 940.第九百三十八章 巫族的变化

“小长老,随欣儿回酒楼吧,你不是饿了吗,欣儿给你做吃的好不好。”灵欣柔声道。

瞪着那双腥红的目光打量着灵欣,半响后,云战才嘶哑着声音道:“我跟你走。”

于是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云战佝偻着身子,与灵欣一起向着酒楼中走去。

这一刻,在知道了云战的身份后,没有人打算在对他出手了,有的,只是众人间深深的惋惜…

自从进了酒楼,云战就像个小孩子一样,扯着灵欣的衣襟,寸步不离的跟在灵欣身后,就连灵欣为她煮饭的时候,云战也是紧紧跟在她的身旁不肯离开。

这期间,除了灵欣之外,他却依旧对周围的一切事物保持着高度的警觉。

灵欣为他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美食,而且这一桌子的美食都是她亲手做的,就像当初在魂武学院时一样,他的一切,都是由她来亲手准备。

还是那张熟悉的桌子,还是与当年一样摆满了美食,唯独缺少了那时与幻妃相遇的身影,以及对以往一切事物的深刻记忆。

“酒,酒。”

云战一直对着桌子上的食物在发呆,直到灵欣为他拿来了他最喜欢的女儿红,他那腥红的目光中才流露出了些许激动之色。

随即他两手抬起,不由分说的打开了坛子上的封印,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。

也许那浓浓的烈酒中温含了太多他对往事的记忆,以致他根本就停不下来,只是一坛接着一坛的猛灌着。

“小长老,慢点喝啊,看你喝的那么急,没人和你抢的。”灵欣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,温柔的擦去残留在云战嘴角边的酒水,微笑着说道。

感受着如此熟悉的动作,云战本能的说了一句,“你…不怕我吗?他们都说我是妖怪,很怕我。”

也许云战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一番话,就归其是受了烈酒的刺激吧,让云战在短暂的刹那,恢复了一些以往属于他的本性。

“当然不怕,你是我的小长老啊?”灵欣握住云战的手,真情流露的说道:“我们的小长老最棒了,从来都不会伤害灵族的弟子,即便是灵族的弟子犯了天大的错,他也只会不顾一切的维护我们。”

“而我们灵族的女弟子,早已当小长老当成了家人,不离不弃的家人,任何人也休想在我们面前说小长老的不好,因为他是我们的小长老,独一无二的,任何都不能取代。”

“任何…不能取代,我是你们的小长老?”云战有些不相信的问道。这也许是他入魔以来,说过最多的一次话了。

“嗯。”

灵欣狠狠的点了点头,美目中流下了难以控制的泪水。

“可是,我什么时候是你们的小长老,为什么我不记得了呢?”话落,云战再一次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中。

“小长老,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变成了这般样子,但我相信一定是和巫族有关,是不是因为巫云鹤你才会…”

然而,灵欣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见云战本已冷静下来的情绪,再度的暴动起来。

“巫云鹤,巫云鹤,我要杀了你,喝啊,喝啊…”

云战愤怒的嘶吼着。显然是巫云鹤这三个字,触动了他弑杀的神经,让他逐渐淡落下来的却情绪,瞬间暴涨到疯狂。

“小长老,你怎么了?不要吓欣儿啊。”灵欣死死的抱着云战,声泪俱下的劝说着。

奈何云战狂性已发,再难控制于心。狠狠的震退了灵欣,疯狂的向着门外冲去。

“小长老…”

待灵欣追出来的时候,却哪里还有云战的影子。

只见天空上闪过一道血红色的光虹,云战身化红光而去。

只留下原地之上的灵欣还在自责的痛哭着,“都怪我,为什么要提巫云鹤啊,对不起啊小长老,呜呜…”

“算了,起来吧欣儿,他已入魔,不再认识我们了,”柳青青走上前来,委婉的道:“但愿云公子吉人自有天相,能够安全的度过这一关吧。”

“小长老…”

可是对于灵欣悲痛欲绝的呼唤,云战却再也听不见了。

这时的云战,狂奔在万丈高空,浑身上下的红光更胜了,甚至那血色的红光足以染红了半边青天,使蔚蓝的天际铺满一片血红之色…

自从那日在青青酒楼尝到了血液的甜头后,云战便更迷上了那种嗜血的感觉,这一路上,他已不知道喝过多少魔兽的血。

而随着这些魔兽血液注入他的身体,他变的更加冷血无情,似乎那偶尔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,都变的浑浊不堪,早已对过去的种种,彻底忘记的一干二净。

他没日没夜日的奔行于山脉之间,寻找着自己的猎物,但凡是达到八品以上的魔兽,全部被他喝血吸食。

他的修为在飞涨,每多吸食一些高品位魔兽的血液,他的实力就会增长一分,现在的云战,已经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半仙位强者,再加上他的血魔之体,想来就是面对真正的仙位境强者,他也有了击杀的资本。

这就是他所需要的力量,他在不断提升力量的同时,也在悄无声息的接近着巫族。

这一日,一座离巫族最近的山脉之巅,一个狗搂着身体的血衣身影站在其上,发出了堪比猛兽一般的嚎叫。

“喝啊,喝啊,喝啊…”

似乎在入魔以后,这两个字已经代替了他所以的愤怒,而每当这两个字从他口中嘶吼出来的时候,也是他要杀人的时候。

他双臂张开,站在那穿云的山峰之巅,朝着万丈长空吼出了压抑胸中已久的愤怒,促使整个天空都因为他的愤怒而动荡起来。

他孤单,落寞,甚至是疯狂,一个人暴吼在这片天地之间,吼音遥远的传荡而出,显得一望无际的苍穹都是有些瞬间的渺小。

那嗜血的神光,在他的怒目中爆射而出

,仿佛这个世间的一切,都在因为那血色目光的透视,而退避三舍。

“巫云鹤,你还我师姐来,喝啊…”

随即,他身化一朵血红色的火色云彩,向着魂巫学院的方向飞驰而去。

那奔腾中的火云其速之快,好比天外流星降临世间,以肉眼无法捕捉的快,向着那远方的城池疯狂的靠近而去。

今夜,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晚,尤其对整个魂巫学来说,他的到来,注定了尸山遍野,血流成河…

魂巫学院中,巫云鹤正在无数美女左拥右抱间,享受着皇帝一般的生活,熟不知血腥般的灾难,已经悄悄降临这片土地。

而他的那些往日忠心耿耿的下属,在见到了巫云鹤自从当上圣皇后,便整日纵横在声色之间,无不摇头叹息。

他们甚至有些后悔,悔不该当初听信巫云鹤的花言巧语,而将他推向王位,导致了巫族今日的这般萧条。

偌大的魂巫学院中,已经再没有往日的修炼场景,所有弟子都是整天纵情于酒色,整个魂巫学院中到处乌烟瘴气。

远方的一处空间内,有三个人隐遁其中,看着魂巫学院中的一片苍凉之感,发出了浓重的叹息。

“帅忠,子泰,我们…当初的选择,是不是错了。”说话之人金发朗目,浑身上下散发着无坚不摧的金色光芒,一望便知此人的金系魔法已经到达了登峰造极之境。

“即使是错了,我们也只好错下去了,”那位被称作帅忠的男子道:“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圣皇都达到了传说中的仙位之境,就看此点,他也能保我巫族平安万年的。”

“帅师兄说的不错,”土系魔法统领巫子泰发言道:“如今,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,虽然新任圣皇有些贪图女色,但是修为却是奇高,就在这一点上,就领先老圣皇许多,所以我倒是认为,推举他为圣皇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最起码不会被另外两大陆小视,至于其他的一些原因,就不是你我所能操心的了,毕竟一些弟子的修炼,我们只能从旁协助,却无法干涉,能有多高的成就,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。”

三人间的对话,简短而有力,充分道出了魂武学院的现状。只不过虽有各自的想法,却无法改变现任圣皇的意思,所以他们也只能随波逐流了。

三人是巫族顶梁柱的存在,也是金系,火系,土系的最高领导者。自从新任圣皇登基后,他们便全力辅佐,怎奈何巫云鹤修为虽高,却并非将帅之才,对三人的提出的管理意见向来不屑一顾,只是自顾自的纵情美色,从来不问学院之事。

如此一来,学院也变的懒散起来,一些以往的精英弟子,也开始整日无所事事。在他们认为,有一个仙位境强者坐镇巫族,还有什么好怕的,他们的懒散一些也没关系的。

这一切,皆是被金来尔所看在眼里,他便更加的焦急了,一个武者的直觉告诉他,如若这般下去,恐怕巫族会陷入绝境之中。

更可况连日以来,他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浓,他很相信自己的预感,也许巫族即将要有什么大事发生,可是他又说不出来,今日才叫来另外的两个兄弟,希望可以一吐胸中闷气。

可是帅忠与巫子泰两人,相比于金来尔的忧心却是坦然了很多,这让金来尔觉得,也许是自己太过敏感了。

ags:

小孩老是流鼻血怎么回事
宝宝每天早上起来咳嗽怎么回事
汉森四磨汤口服液价格
治疗小儿便秘的饮食禁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