孝感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杭州三墩一铁路道口迄今已死4人依然无人看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00:22:34 编辑:笔名

杭州三墩一铁路道口迄今已死4人 依然无人看管

中新浙江7月5日电 在杭州三墩杨家塘村铁路道口丧生的安徽小夫妻周着江和周海燕,儿子周轶玺才7个月大。从前天晚上到昨天下午,他一直在哭声中寻找妈妈。

在路基上寻找弟弟的遗物

“这是孩子爸爸的一根脚骨趾,这是他们的摩托车和家里的钥匙……”昨天中午,孩子的婶婶周艳抱着小轶玺,来到出事道口的事故现场,寻找孩子父母的遗物。在道口东北侧的路基上,捡到一块带血的小骨头,周艳小心地拿出纸将它包好,放进自己的包里。在离骨头不远的地方,到处是散落的摩托车碎片,还捡到了一串钥匙。

“昨天上午,在医院看到弟弟周着江时,他的右脚已没有了,骨头露在外面惨不忍睹。所以,我无论如何要把他的骨头和遗物捡回去。”在现场,周艳抱着孩子,细心地寻找着弟弟的留下的遗物,最后把它们一一用纸包好后,再放进包里。

夺命道口依然没人看管

昨天赶到事故现场,摩托车、三轮车、自行车和行人,依然来来往往,而道口仍然没人看管和提醒。一位住在附近的村民推着装有煤气瓶的电瓶车过道口时,煤气瓶从车上滚下来好几次,而火车正在慢慢驶近……为他急出一身汗。后来,在旁人的帮助下,这位村民才安全过了道口。

“我每天都要从这里路过去单位上班。在这个道口,到目前为止已被火车撞死4个人了。不知以后还要死多少人。”家住三墩大港桥村的村民陈荣逵告诉,这个道口附近因为有工业园区,每天有5000余人路过,不知以后还会不会出事。

年轻的父亲临终托孤

“我是你大嫂,你听得到吗?”前天下午在省立同德医院,周艳抱着小侄子,着急地看着刚做完手术的周着江。他向她眨了眨眼睛,又看了看孩子,眼泪不停地流,好像在说“嫂子,孩子就拜托你了”。几分钟后,年轻的父亲就离开了人世。

7个月大的周轶玺,牙还没长,不会走路,连坐着都会摔倒。小家伙不怕生,爱笑,可现在却总是哭。原来每天他都要枕着妈妈的手,喝完母乳才肯入睡,可是现在,没有了妈妈的“味道”,别人怎么抱怎么哄,也止不住他的哭。周艳告诉,现在孩子每天只喝一杯奶水,有时为了省钱,就以米粉代替。

死者的老母亲昨天一天没有进食。在老家安徽安庆的80多岁的老父身体不好,行动不便,噩耗传来晕倒住进了医院。

他们连奶粉都买不起

死者租住的“家”,是马家塘村第一幢楼后的小平房,每个月的租金是150元。

一进门,就是一张躺椅,上面堆满了衣服。“他们没有一件好衣服,弟媳唯一像样的衣服还是结婚那阵婆婆给买的,有时为了买一件十几元的衣服,他们还会吵架。”周艳拿起衣服,眼里噙着泪。

一张旧床,挂着蚊帐。床边的方桌是堂弟周着六送的,墙角折叠的圆桌是工地废弃物改造的。家里唯一值点钱的就是一台二手组装的电视,当初花了200元买下的。灶台上孤零零的一口锅,到处是焊过的痕迹,布满了铁锈。“着江他们什么都不舍得扔。锅子破了,就自己焊一下,凑合着用。他们连奶粉都买不起,穷啊……”周艳看了看孩子,无奈地说。

死者的哥哥周着进夫妇在做装潢生意,每天早出晚归,辛苦一个月才赚千把元,原先就要照顾2岁的女儿和老家残疾的老父,现在加了7个月的小轶玺,他们肩上的胆子更重了。周艳告诉:“我们虽然穷,但只要有一口饭吃,小轶玺就有得吃。”

夏商西周
家居优品
冰雪